• [织梦吧]唯一域名:www.dedecms8.com,织梦DedeCMS学习平台.

织梦吧 - dedecms,网站模板,建站教程,图片素材免费下载

当前位置: 织梦吧 > 站长学院 > 站长教程 >

寻找李学凌:重掌YY六个月的探索、突围与彷徨

来源: www.dedecms8.com 编辑:织梦吧 时间:2017-11-08点击:

  2012 年YY赴美上市时的李学凌(资料图)

2012 年YY赴美上市时的李学凌(资料图)

新浪科技 谭宵寒

“卸甲,上岸。” 5 月 16 日的夜晚,陈洲发完这条朋友圈,立刻就受到了微信消息和电话的接连轰炸。一个小时前,他所任职的这家美股上市公司欢聚时代刚刚发出公告,陈洲辞去CEO职位,转任公司战略顾问,公司董事长李学凌将出任代理CEO。

消息来得突然。这距离李学凌从CEO转为董事长,陈洲出任CEO不过 9 个月;而或许是与业内同行大多在京沪深不同,欢聚时代总部地处广州,公司又一向低调,公告发出前,外界对此知之甚少。

关于这起人事变动的原因,在公告中被解释为健康原因,在内部信中被告知为健康以及多陪伴家人,但在公司内部,也流传着内部斗争的猜测。

陈洲 10 年前进入欢聚时代,是YY业务的第一号员工,组建了YY游戏语音工具团队,并在此后先后推出和负责互联网演艺业务、直播业务等欢聚时代的核心营收业务。根据欢聚时代最新财报,今年二季度,流媒体直播服务营收为人民币23. 734 亿元,占当季度总营收26. 090 亿元的90.97%。

在李学凌回归CEO职位后的5、 6 月,欢聚时代开始了一次并未被外界注意到的架构、业务调整以及随之而来的裁员。在这次调整中,一些部门、项目组进行了合并,人员也做了相应调整,一来缩减人员节约运营成本,二来也是对资源的重组。

这是李学凌回归后的首个明显变化。有欢聚时代的员工说,李学凌一直在寻找合适的CEO,另有离职员工告诉新浪科技,这次出任代理CEO,李学凌并未管理太多事情,实际管理事务的是欢聚时代的COO李婷——这是一位近几年在内部晋升较快的年轻高管, 2011 年加入欢聚时代,并带领YY增值会员和交友业务发展。但起码,至少是职位上,李学凌又回来了。

探索:创始人的内部创业

在欢聚时代,每年调薪是定下许久的制度,但在 2016 年却很少人获得这样的机会——调薪的当口,公司内部正在经历一场变动。去年公司年会,李学凌宣布要全力发展移动直播,但随之而来的是部分其他业务被迫砍掉。

一直以来,欢聚时代是一家核心业务线清晰,但业务产品多而杂的公司。核心业务线的清晰从财报上就可以看出,今年二季度,流媒体直播服务营收为23. 734 亿元,其中,YY直播营收为19. 316 亿元,虎牙直播营收为4. 418 亿元,占总营收的 9 成;营收为1. 540 亿元的在线游戏业务、营收为 5220 万元的会员订阅业务、以及以在线广告业务为主的其他业务共分剩余一成。从对利润的贡献来看,非美国通用计算标准下,二季度YY直播营业利润为6. 34 亿元,虎牙营业亏损为1112. 5 万元。

YY直播支撑起了欢聚时代的营收与利润,但在YY直播之外,欢聚时代的产品体系庞杂。李学凌最初在 2005 年创立的多玩游戏网还是一家游戏资讯公司, 3 年后,YY语音正式上线,再 3 年,YY教育频道上线。到现在,官方网站对欢聚时代的业务体系的介绍显示,网络直播、游戏(多玩游戏资讯平台、游戏运营平台)、娱乐、教育是其主要业务体系。

一位投资人曾向新浪科技透露,YY做教育很大的原因是其主营业务太过娱乐化,而教育能在其上市前塑造品牌。 2014 年,时任欢聚时代董事长的雷军宣布未来 2 至 3 年将向在线教育市场持续投入 10 亿元以上,发布独立品牌 100 教育。随后,当年 12 月,欢聚时代连续宣布两起在线教育行业的并购案,传言 3 亿元收购雅思在线教育第一人郑仁强的公司,以及1. 2 亿元全资收购环球网校。但在 2017 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时,欢聚时代宣布,由于 100 教育对公司财务影响甚微,未来不会再在财报中公布其运营情况。

类似的事情不只在李学凌身上。一位欢聚时代员工告诉新浪科技,陈洲是个雷厉风行的领导,有一个想法就马上开始实行,但启动过快也往往导致预期困难和准备不足,项目夭折,浪费人力物力。

不断试错,这是一家核心业务发展多年、运营模式稍显固态化的公司的焦虑——过去两年,欢聚时代并未让外界感受到它的创新,向移动端的转型也稍显缓慢,唯一押对的是虎牙直播。

但这种试错也是大公司转机的可能性。去年 3 月,Bigo Live正式上线。这是YY旗下的海外移动直播产品,YY是大股东,部分团队也来自于YY内部。

“Bigo那是李学凌的‘二儿子’。”一位欢聚时代员工向新浪科技说道。至于李学凌的“大儿子”,是多年前推出的通讯产品微会,主打免费电话、语音、视频,“这是李学凌拉着一帮人去做的。”事实上,这两个产品属于同一个部门以及后来的同一个公司。

2014 年 11 月,李学凌将原YY移动新产品部独立出来,在新加坡成立Bigo Technology Pte。 Ltd。,在国内成立广州市百果园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BIGO),在当年 7 月上线的微会后来分拆注入BIGO。

微会的发展并未因是李学凌的“大儿子”而顺利,目前,微会已经无法在应用商店搜索到,网上关于微会的新闻也只停留在 2015 年年中。不过,李学凌对于免费通话、语音视频的领域并未放弃, 2015 年 8 月,欢聚时代还收购了同类型的公司比邻,现在主打随机电话和语音直播。

除了Bigo Live,BIGO这家公司还推出了短视频社交平台Like、语音社交平台Hello。李学凌说,“BIGO”取自“Before I Get Old”,意思是希望在自己变老之前,能够做一个新的、有趣、有价值的国际化产品。

“可以理解成李学凌在自己创立的公司内部创业吧。”一位欢聚时代员工向新浪科技评论说,“欢聚时代的老牌业务已经运营多年都已经有高管在负责,李学凌是很想再把自己的想法落地实现吧。”但在更大的意义上,李学凌也急需为这家公司寻找到新的增长点。

突围:复杂业务线的“关停并转”

对内部员工来说,李学凌的回归对他们最大的变化是裁员以及部分产品技术团队 996 模式的开启。此时的欢聚时代,从私有化暂停的消息宣布后,股价已经在低位徘徊了近 1 年。

李学凌出任代理CEO的一个月后,ME直播宣布将在 6 月 30 日关闭服务器,旧版将升级为一个没有直播功能的视频交友软件。这是李学凌在去年初宣布大力推直播时要砸 10 亿做的产品,不过根据易观千帆数据,在发展 1 年后,ME直播的月活跃用户在半年时间从 200 余万下降到 40 余万,并在持续下降中。

“ME直播进入移动端比较晚,进场之前映客、一直播、花椒的广告已经占据用户心智,资本也是倾向他们,自然竞争力就碾压ME。”一位直播行业从业者向新浪科技表示。

在YY擅长的语音、视频产品狼人杀业务也是如此。在战旗TV推出《Lying Man》、熊猫TV推出《Panda Kill》、米未传媒推出《饭局狼人杀》以及线上狼人杀产品接连发布后, 2016 年底线上狼人杀市场开始火热,并在次年春节期间迎来爆发增长。而欢聚时代的欢乐狼人杀直到 4 月才正式对外发布。一位欢聚时代时代的员工向新浪科技介绍说,“欢狼是今年公司重点项目,应该是YY在市场投入方面最大的项目了。”

在上线之初,欢乐狼人杀请到了谢娜作为产品代言人,在 5 月、 6 月两次登上《快乐大本营》宣传,并在上线 30 天宣布日活破百万, 36 天破 200 万,两个月日活破 300 万。但对于欢聚时代而言,一款主要针对 00 后、且入局时间已经相对较晚的狼人杀产品,显然不足以担起太多的战略任务。

根据艾瑞数据,自 2017 年 4 月- 9 月,欢乐狼人杀的月度独立设备数为 294 万台、 999 万台、 1629 万台、 1398 万台、 1313 万台以及 885 万台。在此之前的 4 月中旬,欢乐狼人杀已经置入YY Live,成为欢聚时代这款核心盈利产品的功能之一。

小产品的尝试也在进行中。一则招聘启事显示,虎牙直播正在做一款对话小说App——这是今年 00 后在线娱乐市场的小风口。这些产品的尝试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现在欢聚时代对于市场上新事物出现的反映稍显缓慢。“很多业务,欢聚时代都是跟着其他公司后面做的,其他公司做火了,YY才开始做,移动直播也是。”一位欢聚时代员工评论道。

而李学凌回归更明显的变化正是在YY Live上。自 5 月 17 日以来,YY Live已经更新了 16 次,一是升级小视频功能,推出你演我猜、同城、合演同屏等互动功能,二是新增交友频道、美女PK频道,三是在直播方面,新增AR直播、一起播。到 9 月 14 日,YY Live全面升级为YY陪伴版,增加线上抓娃娃、篮球直播间、附近玩家。

从欢聚时代这些业务的转型和进攻来看,短视频、视频社交是李学凌回归后的标志——这也是今年直播平台、社交平台、内容平台集体转型的方向。今年 6 月,欢聚时代还领投了陌生人社交产品探探,这足以看出李学凌对社交的重视,同时也是YY社交基础不足的体现。社交也是外界将YY和陌陌这两家都以直播为主要业务的公司区别开的因素,在直播行业中,提高用户付费比例的核心之一是增强社交属性。

今年 8 月,陌陌股价达到盘中高点46. 69 美元,市值逼近 90 亿美元,在上周,欢聚时代股价打出了它上市五年来的最好成绩,市值在 60 亿美金左右。对比两家的财报数据, 2017 年Q1-Q2,陌陌的净营收分别为2. 65 亿美元、3. 122 亿美元,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陌陌净利润分别为 9070 万美元、 7380 万美元;欢聚时代净营收分别为22. 670 亿元(约合3. 293 亿美元)、26. 090 亿元(约合3. 848 亿美元),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欢聚时代净利润分别为5. 657 亿元(约合 8220 万美元)、5. 972 亿元(约合 8810 万美元)。

两家都是绝对依赖直播业务的公司,净营收、净利润规模也大致相同,但资本市场给出两家公司的市值却有一定的差距。

在创下本次高峰前,欢聚时代上一个股价高峰还是在 2014 年 9 月——当月 8 日,欢聚时代报收于95. 89 美元,次日盘中创下最高点96. 39 美元。不过随后的三年,欢聚时代股价再未闯过 90 美元大关,一度在50- 60 美元徘徊,甚至在去年 6 月达到了近 3 年收盘价最低点32. 07 美元。

此后的一年间,股价有两次较大幅度的上涨阶段,第一次是 2016 年 8 月中旬——当年度二季度财报发布前;第二次则从今年 5 月中旬——一季度财报发布前延续至今。

这两个时间点刚好对应了欢聚时代过去两起最大的人事变动,李学凌辞任CEO,担任董事长,CEO由陈洲接任;陈洲辞任CEO,李学凌出任代理CEO。而新领导的上任往往意味着新的战略、新的转机和新的创新,而这或许就是外界对于欢聚时代的期待。

彷徨:直播后时代

从营收和净利润的水平来看,YY近来一直保持着不错的成绩,净营收季度同比保持着30%以上的增长、不按照美国通用会计标准的净利润也保持着超50%的增长。一直以来,YY管理层都认为YY在美股被低估, 2015 年还曾发出私有化要约,但外界对公司价值的评估更多的是对其未来而非现今的盈利。

直播行业已经走完了获取用户的最好时机。几个月前还在YY的贴吧上为星级公会招揽主播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浪科技,他已经不在这行了。“主播太难做了,工会也已经关门了。”

在直播行业,日活跃用户(DAU)、DAU转换成直播用户的比例、用户付费率、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是决定变现能力的四大要素。

根据欢聚时代的财报,在月活跃用户方面, 2016 年第二季度其月活跃用户数为1. 419 亿; 2016 年第三季度移动端月活跃用户数为 5340 万,PC端月活跃用户数为 9800 万; 2016 年第四季度移动端月活跃用户数为 5600 万,PC端月活跃用户数为 9610 万; 2017 年第一季度移动端月活跃用户达到 6260 万; 2017 年第二季度移动端月活跃用户达到 6610 万。虽然从PC端向移动端转型对欢聚时代而言是趋势,但同时也面临着PC端月活跃用户数的下滑带来的影响。

在付费人数方面, 2015 年第四季度,欢聚时代付费人数为 320 万人; 2016 年第一季度付费人数为 389 万人,其中在线音乐和娱乐付费人数为266. 6 万,在线约会付费人数为28. 3 万; 2016 年第二季度付费人数为 420 万人,其中在线音乐和娱乐付费用户人数至 280 万人,在线约会付费人数为31. 6 万; 2016 年第三季度付费人数为 460 万人; 2016 第四季度为 520 万; 2017 第一季度直播付费用户为 588 万; 2017 年第二季度直播付费用户为 570 万。从今年 2 季度开始,付费用户已经出现了些许下滑。

在ARPU方面, 2015 年第四季度,在线音乐和娱乐业务移动端ARPU同比增长139%至人民币 338 元; 2016 年第一季度在线音乐和娱乐业务移动端ARPU同比增长27.2%至 243 元,在线约会ARPU增长8.6%至 746 元; 2016 年第二季度在线约会ARPU增长27.1%至 858 元。

此后的财报中,欢聚时代并未明确公布相关数据。欢聚时代 2016 年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CFO何震宇曾解释过这一问题,目前公司ARPU实际上基本持平,因为公司整体的收入增长率大约是40%,而直播业务的增长率达到了55%,公司的付费用户数大约是 460 万,不管是同比还是环比都有所增长。“公司的整体收入增长主要是由付费用户数的增长驱动的,ARPU的增长非常小。”

从这些数据上来看,APRU几无变化,直播付费人数也显示出增长疲态甚至下滑。外界对于直播行业的热情也渐渐转淡,陌陌由于今年一季度、二季度已经出现了连续两个月的净利润环比下滑,股价自 8 月开始下跌,此前陌陌也打出了视频社交和短视频的战略,不过现今还没有在财报上的直接体现。直播后时代,对欢聚时代也是如此。

标签:

About D8

  • ©2014 织梦吧(d8) DedeCMS学习交流平台
  • 唯一网址 www.DedeCMS8.com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tom@tiptop.cn ,  QQ